探尋北京名勝.jpg

很早就聽說北京有個傳奇的黃門流水席,每天晚上各路不同的賓客齊聚在京城著名的黃珂——皇爺的府邸,一起享受黃爺家的私宴:燉煮三小時的牛肉湯,吊燒魚,正宗的小炒肉等等各式算不上精美但是真真好吃的菜餚。

看看下面這段非魚老師對黃門流水席食客的解說:

「黃門從不拒絕食客,更不主觀遴選。既不按姓氏筆畫排序,也不按照官階身價排座。達官貴人、業界明星、時尚達人、商家大佬、文化名流、絕代美女、落魄屌絲都一視同仁,身價億萬級者有之,落難破敗書生者亦有之。

 

(圖片是沒搬家時候黃門宴舊照)

黃門沒有貴賓接待間,也不特意設立貴賓席,更不會有菜品上的區分,凡是進來的,都迅速復原到一個自然人的本質。一待開席,大家自然就坐,不分貴賤貧富,共享一席。

黃門宴不像中國的宴席,大多有一定功利性的主題和目的。黃門的宴席從來不設主題,也無目的,只是吃飯和閒聊。來此的食客大可不必擔心因爲沒有話說和沒有顯赫的身份履歷而自覺尷尬妄自菲薄,甚或有內心的緊張和壓迫。我想,這大概是黃門天天絡繹不絕、車水馬龍的根本動力。

 

當然,很多次,也有十分相熟的多年好友勸他要著重地篩選一下來客,把握一下食客的品質。他也只是習慣性地訕訕一笑,不置可否,流水任意。」

以前黃爺的府邸在望京,是一處由兩個套間打通的大約300平米的普通民宅。最近流水席的場地換到了一個更加幽僻,更加高大上的地方——大湖山莊。雖說黃爺對賓客來者不拒,但多數還都是熟人介紹帶來。我以前各種錯過沒去成,所以這次回國一個最大心愿就是去吃一次黃門流水席。

這次托非魚老師的福氣,一個工作日的晚上,終於帶我去吃上了。因爲北京五點左右就進入了超級擁堵階段,所以我們五點半出發的時候,三元橋附近真心已經堵成狗。不過這個時候如果不是自己開車,大不必動肝火,好好和同行的人一起聊天——去咖啡廳見友人也是聊天,去餐廳會親朋也是聊天,堵車的話就當和朋友換個背景聊天而已

 

慢慢逼近大湖山莊的時候,脫離了城市的鋼筋水泥,視野更加開闊,景色明顯變得優雅,而時間則仿佛來到另外一個緯度:一切變得緩慢。

 

剛下車,黃爺已經在門口笑意盈盈地迎接。因爲新搬家的地址還不是衆所周知,所以這次開局的客人基本都是熟客。

非魚老師說:

黃門宴上,儘管來來去去的人五花八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有,但他盡力地呈現出一個都市江湖碼頭的原貌,從不願在主觀上將食客人爲地分離出一個又一個河流派系。

黃爺好像從不評判誰,也不指責誰,更從不想教化誰。他就坐在流水席的一頭,隨便人來,隨便人去。就像朝天門碼頭上的一處建築,收留著每一個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任歲月流逝,門敞開依舊。

 

黃珂照片

打開別墅的門,一桌客人已經在外面院子裡喝茶吃瓜,待我和非魚老師進來就基本上可以開局了。

 

落座之後大家都互相介紹,顯然幾個熟客早已經互相認識,只有我這種新面孔反而有點突兀。當天在座的有四個女生,都是美女,其中一位氣質卓然的竟然是中國很多音樂劇的女主角,看下圖。

 

音樂劇女王影子

當天音樂劇的製片和導演也在,大家一聊,發現倫敦那麼多豐富的劇院信息,我竟然一問三不知,被教育了半小時,這塊空白得趁早回去彌補一下了。

上菜的時候發現這裡的啤酒和碗碟都是黃珂定製款,有點厲害啊。

 

在這裡吃飯,真的和在家差不多,每道菜都很有來歷,關鍵絲絲入味。我剛回來時候,對中餐本來是有點失望的,沒想到在黃爺這裡找回了感覺。尤其是回鍋肉,不怎麼吃米的我都想來兩碗,喔,可能是因爲他家的米選的是東北最高等級的好米。

 

圖片來自當天一起吃飯的劇作家作業本

看圖片很多人可能覺得黃門流水席就是滿桌子的家常菜,我沒吃之前看圖片也覺得菜品吸引力不大,但是我讀者羣里去過的讀者都說這種經歷特別難忘,而且每道菜都是出乎意料地好吃!

很多人都像非魚老師一樣,很關心他的資金問題。多年的擺宴,長期的流水席,皆爲免費,不收分文,每年的開銷至少都在百萬,他何以支撐?每次向他問及,他都輕輕躲開話題,似乎有一種「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淡然。我在別的地方找到了媒體對他的以下採訪。

《南都周刊》:有媒體說,你現在以吃喝爲生活責任,別的事情都不管了,是嗎?

 

黃珂:吃喝也是要錢的啊,我對生意和賺錢還是很積極的。我現在除了「天下鹽」(川菜館),還有很多投資項目,遠的話有新疆的,近的有在建的酒店,這麼多事情,吃喝哪裡出得來,不要只看表象。

現在市面上能找到的兩家店,黃門老竈火鍋和黃門小炒就是黃爺的代表。

黃門老竈火鍋已經被公認味道不錯,那黃門小炒到底咋樣?心急的我吃完黃門宴不久就跑到東大門的黃門小炒店一探究竟。一進去,就看見餐廳掛著下面這幅畫。

 

因爲去的比較晚,正好客人不多,一個人坐在外面,一邊看著呼嘯的人羣,一邊感受北京夏天的風。

 

我只要了兩道菜,一個回鍋肉,一個宮保雞丁。因爲天太黑,我也沒拍,下面這個回鍋肉是在網上找的。因爲非常好吃,我又打包兩份拿回家給我姐當夜宵,我姐這個天天在外面吃飯的大老闆也說,宮保雞丁是她吃過最好的版本,這雞肉嫩的不像話。回鍋肉則是下飯神器。

 

因爲宮保雞丁太嫩,我還特意去求證黃爺,是否用了什麼化學手段,結果他說絕對沒有,他們選擇小雞去做,食材把控的好。

 

回到黃門流水席,非魚老師說,正如朝天門的長江之水。長江濁,嘉陵清,匯入一起,從而形成朝天門之後的浩蕩長江。而黃爺從容應對各色人等的心胸也自有長江造化的稟賦:聚天下之人,不分貴賤,不棄細流。但於其內心,也並不是糊塗的善惡不分,涇渭不明。我們不是黃珂,我們每個人的內心和表情都會時不時地閃現出好惡。所以,關於黃門流水席的傳說才只有一個。

傳說什麼的我不管,反正沒辦法去吃黃門流水席的時候,我還可以去黃門小炒要兩個小菜,一杯小酒,把這故事一口一口就著酒吃掉!

今日互動:你有吃過黃門系列的火鍋或小炒或流水席嗎?感覺咋樣!

Ps:這段時間在北京,很多讀者讓我推薦北京的餐廳,我會挑一些有故事和有意思的餐廳放在公衆號,想看更多菜品圖和餐廳的請移步我微博吧:全方味Honey。

 

 

借錢好夥伴
想了解借錢知識線上借錢速借網當鋪車貸,線上借款等各種服務都有。

線上借貸首選,私人借款 借貸服務小額週轉借錢安貸網

銀行貸款融資周轉紓困服務找立借網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Hsiu Yeh 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